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百科知识 百科知识

红楼梦第十五回秦钟智能儿(红楼梦第十五回秦钟)

时间:2024-05-10 11:17:30百科知识 13 人已围观

简介 原文//凤姐道:“你瞧瞧我忙的,那一处少了我?既应了你,自然快快的了结。”老尼道:“这点子事,在别人的跟前就忙的不知怎么样?若是奶奶的跟前,再添上些也不够奶奶一发挥的。只是俗话说的’能者多劳’,太太因大小事见奶奶妥帖,越性都推给奶奶了。奶奶也要保重金体才是。”解: ···

原文//

凤姐道:“你瞧瞧我忙的,那一处少了我?既应了你,自然快快的了结。”老尼道:“这点子事,在别人的跟前就忙的不知怎么样?若是奶奶的跟前,再添上些也不够奶奶一发挥的。只是俗话说的’能者多劳’,太太因大小事见奶奶妥帖,越性都推给奶奶了。奶奶也要保重金体才是。”

解: 越性:索性,干脆。金体:金,比喻尊贵、贵重。

译:凤姐说:“你瞧瞧我忙的,哪一处少得了我?我既然答应了你,自然快快的了结。”老尼说:“这点事,在别人跟前就忙的不知怎么样,若是奶奶跟前,再添一些也不够奶奶一次发挥的。只是俗话说的能者多劳,太太因为大小事,见奶奶处理地妥当,索性都推给奶奶了。奶奶也要保重贵体才好。”


原文//

一路话奉承的凤姐越发受用,也不顾劳乏,更攀谈起来。谁想秦钟趁黑无人,来寻智能。刚至后面房中,只见智能独在房中洗茶碗,秦钟跑来,便搂着亲嘴。智能急的跺脚,说:“这算什么,再这么我就叫唤。”秦钟求道:“好人,我已急死了,你今儿再不依,我就死在这里。”

解 一路:同一类。更:又。

译:类似的话奉承的凤姐越来越受用,也不顾疲劳,又攀谈起来。谁想秦钟趁天黑无人,来寻智能。刚到后面房里,只见智能在房中洗茶碗。秦钟跑来,便搂着亲嘴。智能急的跺脚,说:“这算什么事,再这样我就喊了。”秦钟求着说:“我已经急死了,你今天再不依我,我就死在这里。”

(这是秦钟以前一直都没有得手。前面秦钟和家学里那个谁眉来眼去,和智能也是不清不楚,男女通吃。觉得秦钟是入了贾府以后,学了一身富家子弟的坏毛病。)


原文//

智能道:“你想怎样?除非等我出了这牢坑,离了这些人,才依你。”秦钟道:“这也容易,只是远水救不得近渴。”说着一口吹了灯,满屋漆黑,将智能抱到炕上,就云雨起来。那智能百般的挣挫不起,又不好叫的,少不得依他了。

解 挣挫:挣扎。少不得:免不了。

译:智能道:“你想怎样?除非等我出了这个牢坑,离了这些人是,才依你。”秦钟说:“这也是容易,只是远水解不了近渴。”说着,一口吹了灯,满屋漆黑,将智能抱到炕上,云雨起来。那智能百般的挣扎不能起来,又不好叫喊,免不了依她了。


原文//

正在得趣,只见一人进来,将他二人按住,也不则声。二人不知是谁,唬的不敢动一动。只听那人嗤的一声,撑不住笑了。二人听声,方知是宝玉。秦钟连忙起来,抱怨道:“这算什么?”宝玉笑道:“你倒不依,咱们就叫喊起来。”羞的智能趁黑地跑了。

解 得趣:享受乐趣。则声:作声。

译:正在享受云雨乐趣,只见一人进来,将他们两人按住,也不作声。两人不知是谁,吓的不敢动一动。只听那人嗤的一声,撑不住笑了。两人听声音,才知道是宝玉。秦钟连忙起来,抱怨说:“这算什么事?”宝玉笑说:“你倒是不依不饶。咱们就叫喊起来。”羞的智能趁黑地跑了。

(秦钟在姐姐的出殡的日子胡来,宝玉作为朋友竟然不斥责秦钟。同时,宝玉和可卿关系不错,听到可卿刚去世时还坚持要去看看可卿,可他自己对这种事也是嘻嘻哈哈,不当回事。)


原文//

宝玉拉了秦钟出来道:“你可还和我强?”秦钟笑道:“你只别嚷的众人知道,你要怎样,我都依你。”宝玉笑道:“这会子也不用说,等一会睡下,再细细的算账。”一时宽衣安歇的时节。凤姐在里间,秦钟宝玉在外间,满地下皆是家下婆子,打铺坐更。

解: 强:强横。可:表强调,加强疑问语气。一时:一会儿。时节:时候。坐更:仆役在夜间值班待命。打铺:搭临时性的铺子,打地铺。

译:宝玉拉了秦钟出来说:“你还和我横不?”秦钟笑道:“你只要别嚷的众人知道,你要怎样,我都依你。”宝玉笑道:“这会不用说。等一会睡了,再细细的算账。”一会儿,到了脱衣安歇的时候。凤姐在里间,秦钟宝玉在外间,满地下都是家中婆子,打地铺,值班待命。


原文//

凤姐因怕通灵宝玉失落,便等宝玉睡下,命人拿来?在自己枕边。宝玉不知与秦钟算何账目,未见真切,未曾记得,此是疑案,不敢篡创。一宿无话,至次日一早,便有贾母王夫人打发了人来看宝玉。又命多穿两件衣服,无事宁可回去。

解: ?:sai一声,同塞。篡创:篡改创造。

译:凤姐因为怕通灵宝玉掉落,就等宝玉睡下,命人拿来塞在自己枕头边。不知道宝玉和秦钟算什么账,没见到真实确切的事,不曾记得,这是个疑案,不敢篡改创造。一夜无话,到第二天一早,便有贾母王夫人派人来看宝玉。又让宝玉多穿两件衣服,无事宁可回去。


原文//

宝玉那里肯回去,又有秦钟恋着智能,调嗦宝玉求凤姐再住一天。凤姐想了一想:凡丧仪大事虽妥,还有一半点小事未曾安插,可以指此再住一日。岂不又在贾珍跟前送了满情,二则又可以完净虚那事,三则顺了宝玉的心。贾母听见,岂不欢喜?

解 调嗦:挑拨。凡:凡是,一切。一半点:一点。安插:安排。送情:做人情。

译:宝玉哪里肯回去,又有秦钟挑拨宝玉求凤姐再住一天。凤姐想了一想:一切丧仪大事虽然妥当,但是还有一点儿小事没有安排人,可以借此再住一天。岂不又在贾珍跟前做了满满的人情。第二,又可以办了净虚那事。第三,还顺了宝玉的心。贾母听了,难道不高兴?


原文//

因有此三益,便向宝玉道:“我的事都完了,你要在这里逛少不得,越性辛苦一日罢了。明儿可是定要走的了。”宝玉听说,千姐姐万姐姐的央求:“只住一日,明儿必回去的。”于是又住了一夜。

解 越性:索性,干脆。罢了:就是了。

译:因为有这三个益处,就向宝玉说:“我的事都办完了,你在这里逛免不了,索性辛苦一天就是了。明天可是一定要走的了。”宝玉听说,一千一万个姐姐的央求:“只住一天,明天必定回去。”于是又住了一夜。


原文//

凤姐便命悄悄将昨日老尼之事说与来旺儿。来旺儿心中俱已明白,急忙进城找着主文的相公,假托贾琏所嘱,修书一封,连夜往长安县来。不过百里路程,两日功夫俱已妥协。那节度使名唤云光,久见贾府之情,这点小事,岂有不允之理,给了回书,旺儿回来,且不在话下。

解 主文:撰拟文稿。相公:旧时对读书人的敬称,后多指秀才。修书:写信。妥协:妥当。情:指人情。久见:很久未见。

译:凤姐就命人悄悄将昨日老尼的事说给来旺,来旺儿心中都已明白,急忙进城找撰拟文稿的秀才,假托贾琏所嘱,写了一封信,连夜往长安县来。不过百里路程,两天的功夫都已经办妥当。那节度使名叫云光。很久未见贾府的人情,这点小事,岂有不答应的道理?给了回信,旺儿回来,暂且不值一提。(凤姐不识字,只能派人出去找别人写。)

相关文章